本会动态

【火星杂谈】区块链这一年,那些赚了上千万的年轻人后来怎样了?
发布时间:2019-07-06 18:43:02来源:盈禾国际-盈禾国际网址-盈禾体育官网点击:15

  月薪6万的媒体编辑,年薪百万的开发工程师,区块链一度和高薪挂上了等号,有很多人借助时代的风口实现了自己的小目标,然而更多的人与财富自由擦肩而过,最终选择黯然离场。

  在过去的一年中,这样的故事屡见不鲜,我们选取了三位有代表性的主人公的经历,他们有的获得了成功,继续在行业等待春天。有的满怀希望进场,又悄无声息地出局,还有人历经沧桑,最终选择暂时离开。

  无论是谁,我们都曾经幻想过自己有一天能成为那些暴富故事的主角,虽然梦想不一定都能实现,可是我们也都在不经意间成为行业发展的亲历者和见证人。

  有时间到我的游艇上坐坐

  在很多同事看来,林振东不算是优秀的记者,但是他从记者到区块链创业者这个身份的转化可以算是非常成功。

  林振东身边的人都知道他在区块链行业赚钱了,但是没有谁知道具体赚了多少,林振东自己也从来没有向别人透露过。有一次当林振东遇到以前的同事们,一句“邀请你们到我的游艇上坐坐”引起了大家对他财富的无限猜测。

  《华尔街之狼》中小李子的游艇

  

  林振东不是那种做事非常高调嚣张的风格,在同事的眼里,买游艇的行为并不符合大家对他的一贯印象,但是也有同事说这也可以说明林振东确实赚了很多钱。

  要知道在中国,游艇是排在名表,跑车,豪宅,私人飞机之后的奢侈品,能够拥有游艇这种并不实用的交通工具不仅意味着财富达到了一个常人无法企及的水平,更意味着“有闲”。即使在富豪阶层,“有闲”本身就是一个奢侈品。

  林振东能在区块链行业赚到钱对于他的同事来说并不意外,不同于他们,林振东并不是新闻系科班出身。

  大学的时候,林振东的专业是金融系,毕业以后先后在券商和私募基金公司做过交易员,早在2013年比特币价格大起大落的时候,林振东就已经开始了自己的炒币生涯。

  那个时候,身边的同事大都对比特币完全不了解,少部分知道的同事也是把比特币和区块链视作洪水猛兽,而只有林振东果断的发现了其中的机会。

  2015年,林振东从原来的东家辞职自己创立了一个区块链的自媒体,在同事都还在关注网贷,现金贷的时候,开启了自己的区块链创业之路,这让很多只听说过比特币和区块链的同事感到敬佩不已。

  刚开始创业的时候,林振东拿到了一笔投资,预计不会超过200万,在并没有太多支持的情况下他义无反顾的开始了向区块链媒体的转型之路。

  很快林振东就发现单纯媒体的业务模式过于单一,他把重点放在了交易上,但是由于时机并不成熟,他决定从媒体做起,做了很多和投资,技术落地相关的事情。

  等到以前的同事终于回过神来,在2018年开始纷纷入局区块链的时候,他告诉同事们媒体的盈利能力差,行业处于熊市的状况下很难保持良好的运营状况,已经几乎不可能做大。

  事实证明,林振东说对了,2018年下半年币圈的低迷导致大部分自媒体转型或者死掉,林振东虽然也有损失,不过还算是保留了实力,在寒冬中依然耐心等待着春天的到来。

  再也不进币圈了

  和林振东比起来,王浩的故事更像是被时代浪潮裹挟的普通人。

  一年多以前,他只是深圳一个普通电子厂流水线上的工人,平常没事的时候喜欢玩玩王者荣耀。相比其他人,王浩脑子活络,又能吃苦,跟谁都能聊到一起,不过每天都要站10个小时的流水线工作让人很快就觉得厌烦了。

  有一位工友建议王浩去富士康,说那里工资高,不过由于听说经常有人跳楼,最终王浩还是放弃了,后来一位亲戚给他介绍了北京的一个区块链媒体工作,虽然王浩不知道区块链是什么东西,只是因为多出来的2000块工资,就义无反顾踏上了北上的火车。

  

  王浩公司所在的望京soho

  王浩后来才知道自己能得到这份工作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因为自己“便宜”,相比起当时区块链行业动辄上万的薪资,王浩的月薪只有7000,但这已经让他满足,毕竟比起流水线上的工作,这里已经非常舒服了。

  他的工作并不需要很高的能力,通俗的说就是打杂,主要是准备各种会议和沙龙的物料。虽然王浩可以感觉到周围的同事对于自己总有一丝异样的感觉,但是他并没有放心里。

  随着后来对行业了解的加深,王浩知道了这个行业不看重学历,很多中专,高中没有毕业的人依然赚了数百万甚至上千万,他并没有觉得自己比这些人差,在这里他找到了暴富的捷径。那就是炒币。

  信用卡套现,现金贷,网贷他尝试了所有能够增加自己本金的方法,虽然这些钱都有着很高的利息,不过跟币圈的涨幅比起来显得就不那么重要了。

  时间到了2018年6月,王浩发现币圈开始迅速冷却,公司的活动越来越少,自己也变得越来越闲,同事中炒币的也纷纷被套,王浩算了下自己也亏了10来万,这几乎是他全部的积蓄。

  王浩满怀希望来到北京,最后也只能一无所有的回去,他应该希望自己从来没有进过币圈吧。

  最多的时候赚了40倍

  成为区块链公司员工,就等于拿到了财富自由的车票。

  陈晨是一个币圈的老人,很早就自己炒币的他一直相信这一点。

  2017年底他成功进入了一家区块链公司,负责项目的孵化,他告诉记者:“进公司不为别的,就是觉得老板的资源很好,跟着做一定能赚大钱。”

  所谓的资源很好,其实就是“优质项目的额度”,很多区块链公司都拿这一点来吸引新人入职。

  ICO的造富浪潮袭来,项目的额度变得十分紧俏,对于没有渠道的散户来说,他们连参与游戏的资格都没有。

  而拿到额度的人,他们才是这场盛宴的主角。

  由于身处非一线城市,陈晨的月薪只有4000,但是他一点也不担心,因为老板承诺和他们能得到的福利相比,工资只是零头。

  果不其然,2018年初HT,BNB,OKB三大平台币开始轮番上涨,陈晨所在的公司看准风口也很快推出了自己的平台币,陈晨跟着也投入了不少钱,最高的时候涨幅达到40倍,虽然只有极少的人抛在了最高点,但是8倍的收益已经让陈晨非常满意。

  事后,公司开了庆功宴,老板夸下海口,说这只是开始,区块链的黄金时代刚刚拉开帷幕,只要好好干,每个人都能实现有车有房的理想。

  然而风终究会停,飞得越高摔得也越重。2018年下半年的寒冬迅速把老板的豪言壮语击得粉碎,陈晨发现自己后来跟着公司投的几个项目全都亏损。

  其中有一个项目上线是5毛,然而很快价格就到了1分,这一笔投资陈晨就亏损10几万。,公司大部分人的情况都跟陈晨类似。

  投资人也开始找上门,在门口拉横幅,嚷嚷着退币,然而这个时候老板已经身在东南亚了。

  陈晨告诉记者:“这些项目当时也是自己自愿跟公司投的,走到今天这一步,也不能怪公司。只是以后我想换一个行业,好好积累几年,我还是看好区块链的。”

  有人说币圈一日,世上一年,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很多从业者就经历了从熊到牛,继而转熊的过程。

  潮起潮落本是自然规律,但是因为参与者暴富的渴望平添了几分传奇的味道,这个行业还远不够成熟,贪婪,欺骗,野蛮,都折射出了每一个人内心的复杂。

  不过我们依然可以庆幸,依然还有一批人在坚持为行业更好的明天在努力着。